欢迎您的到来!今天是2020年08月13日 星期四
生物安全科技创新平台布局系列篇(一) ——疫病研究与防治
浏览次数:222发布时间:2020-07-10

北京新智金数

新冠疫情的暴发凸显生物安全问题已经成为全世界、全人类面临的重大生存和发展威胁之一。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人类同疾病较量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科学技术,人类战胜大灾大疫离不开科学发展和技术创新。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最终战胜疫情,关键要靠科技。”生物安全科创平台是国家生物安全科技创新的主要载体和核心资源,国之重器、关乎大局、举国关切,全面系统地梳理掌握布局态势,是完善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的新型举国体制,加快提高疫病防控和公共卫生领域战略科技力量和战略储备能力的重要命题。


  《生物安全法(草案)》已于2019年10月首次提请人大审议,草案规范的生物安全内容较为宽广庞杂,综合分析国内国际对生物安全范畴定义,北京新智金数科技有限公司基于“(全国)科创平台融合查”系统,研发了“生物安全科创平台”专题数据系统,研究了“生物安全科创平台布局系列篇”,本篇是“系列篇一:疫病研究与防治”,主要涉及人类、人兽共患以及动物传染病的研究、防控和救治;后续还将推出“疫苗与药物”“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疫病检测监测与防护”“生物和人类遗传资源”以及“农林草有害生物防治”等专题研究,敬请关注。


  一、“疫病研究与防治”科创平台基本情况


  (一)我国科创平台基本情况


  我国科创平台大致分为国家级、部委级和地方(行业协会)级三大块:


  国家级科创平台,主要由科技部和国家发改委认定审批;


  部委级科创平台,主要由国家部委以及中国科学院等认定审批;


  地方(行业协会)级科创平台,主要由省区市科技厅、发改委等认定审批,主要承担面向地区特点和地方经济发展的科研和研发工作。例如北京市科委认定审批的北京市重点实验室等。行业协会级是指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等行业协会认定的科创平台,例如机械工业重点实验室等。另外,近年来还产生了一些由地方政府、科研院所、高等院校、龙头企业协同建设的新型科创平台,例如鹏程实验室、之江实验室、姑苏实验室等。


  截至2020年7月,“科创平台融合查”已经采集国家级25类,部委级34类,共计59类8529个(注:不含地方(行业协会)级科创平台),具体类别与数量如下表所示。


  

  

  (二)“疫病研究与防治”科创平台基本情况


  疫病研究与防治,主要涉及人类、人兽共患以及动物传染病,主要包括流行病学、病毒学、传染病学、基因学、药物学的基础研究与应用基础研究,例如病毒全基因组测序、病毒谱系构成、病毒毒株分离、试验动物模型建立等基础性科研工作;研究病原致病机制、传播演化变异规律、疫情流行病学,以及病原溯源以及疫病防控策略与方案等;传染病的临床诊断救治理论、技术与方案研究等。


  梳理以上59类别科创平台,疫病研究与防治共涉及28类别374个,具体如下表所示:                 


  (三)“疫病研究与防治”科创平台的类别分布


  结合上表数据,有以下分析:


  一是在5个国家实验室(包括4个2003年前建成的国家实验室和1个2013年批复建设的青岛海洋试点实验室),和6个2017年批准组建的国家研究中心中,还没有一个以疫病研究与防治为主攻方向、全链条布局的综合性、龙头型国家顶级科创平台。其中的青岛海洋试点国家实验室有关疫病研究与防控内容,主要是“海水养殖重要病害发生机理与综合防控”。


  二是在9个国家实验室(筹)中,有3个涉及疫病研究与防治,包括重大疾病研究国家实验室(筹)【依托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蛋白质科学国家实验室(筹)【依托单位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现代农业国家实验室(筹)【依托单位中国农业大学】。这3个国家实验室(筹),都是大致在2006年1月国务院颁布《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后陆续启动建设论证,但截至2020年7月,都还没有批准转为国家研究中心或试点国家实验室,摘下一个“筹”字。


  三是在298个学科国家重点实验室中(含军民共建和港澳类)中,有21个涉及疫病研究与防治,特别是以下8个主攻疫病研究与防治,地位作用尤其突出重要:传染病预防控制(中国疾控中心),新发传染性疾病(香港大学),传染病诊治(浙江大学),呼吸疾病(广州医科大学),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病毒学(武汉大学&中科院病毒所),家畜疫病病原生物学(农科院兰州兽医所),兽医生物技术(农科院哈尔滨兽医所)。


  分析比较以上3个国家实验室(筹)和8个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依托单位,不仅地理分布较为分散,而且分别归属卫健系统、高校系统、中科院系统和农业系统以及军队系统;前有非典,今有新冠,痛定思痛,应加紧筹划和推进主攻疫病研究与防治的国家研究中心或试点国家实验室建设,科研、临床、防控全链布局、交叉融合,完善有关科研协作、力量协同、建设协调、国际合作以及资源信息共享机制,特别是保障好公益公卫需求,给予长期稳定支持,平时持续夯实垒厚科技成果和科技人才储备,成为国家生物安全力量的“后方基地”;战时能够科学预警、快速响应,五指攥紧、力量联动,有力支撑重大疫情决策和应急处置,成为可以仰仗的攻坚克难的拳头部队。


  四是在其他类别科创平台中,涉及疫病研究与防治的而且数量超过15个以上的主要有7类:其一,98个直接从事疫病研究与防治的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主要分布在人或动物疾控系统、院校科研系统,例如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BSL-3生物安全实验室;其二,46个国家兽医参考实验室/专业实验室/OIE参考实验室,涉及动物疫病和人兽共患传染病,例如中国兽医药品监察所的国家猪瘟参考实验室;其三,45个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研究室(实验室),其中的41个是临床基地,例如北京市地坛医院的中医药防治传染病临床基地;其四,35个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重点实验室,例如湖北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的畜禽细菌病防治制剂创制实验室;其五,23个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涉及全国18所高等学校,例如重庆医科大学的感染性疾病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其六,21个学科国家重点实验室,除了8个主攻疫病研究与防治外,还有例如北京大学的蛋白质工程和植物基因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快速追踪了新冠肺炎病毒的变异演化;其七,20个国家卫健委重点实验室(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例如青海省地方病预防控制中心的鼠疫防治研究实验室。


  另外,其他类别的科创平台虽然数量不多,但都有着重要的功能作用,像“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中就有10个有力支撑了疫病研究与防治,例如中科院上海高等研究院的国家蛋白质科学研究(上海)设施建立了我国自己的蛋白质库,所有新冠病毒编码的29种蛋白质的表达质粒的构建已经全部完成,并实现了存储和分发,2020年6月17日起面向全球开放并提供服务,助力新冠肺炎病毒的防治研究。


  二、“疫病研究与防治”科创平台的系统分布


  我国疫病研究与防治科创平台主要分布在高校系统、中科院系统、卫健系统院所【注:含检验检疫检定系统院所;不含原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认定批准的国家检测重点实验室】、农业系统院所【注:含自然资源系统以及林草系统院所】、军队系统、国有(控股)企业和民营企业。


    对上述374个科创平台进行梳理,各大系统的分布如下图所示:


  


  其中,高校系统141个(占比37.7%),卫健系统院所92个(占比24.6%),农业系统院所76个(占比20.3%),中科院系统32个(占比8.6%),军队系统15个(占比4.0%),民营企业12个(占比3.2%),国有(控股)企业6个(占比1.6%)。


  这组数据非常直观地显示出了“疫病研究与防治”具有鲜明的公益性与公卫性。梳理统计的374个科创平台中,依托单位属于事业单位(含军队单位)的占总数的95.2%(356个),依托单位属于国有(控股)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合计不到总数的5%(18个);而且这18个依托单位是企业类的科创平台,基本都是疫苗生产企业,例如民营企业肇庆大华农生物药品有限公司的农业农村部动物疫病防控生物技术与制品创制重点实验室,国有企业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的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及车间。“一流人才搞临床,二流人才干公卫”“待遇差没前途”“危险性高、压力大、限制多”,这些现象在业内由来已久,普遍存在,除了部分科技成果能转化为疫苗和药物外,公共卫生和预防医学一般都不能面向市场经济,而且常常“备而不用”,时间一久,各方面支持和关注就容易断档。例如,在人才队伍方面,目前我国专门从事冠状病毒研究的科研人员凤毛麟角。莫待国难思良将,莫以市场待公卫。


  同时这组数据也显示了我国疫病研究与防治体系的基本组成,结合“科创平台融合查”提供的每个平台的主要研究内容,可以梳理掌握更为细致和直观的体系组成、层次结构、领域方向和资源分布,能够为统筹协调基础研究与临床应用、人医与兽医、中医与西医、防控与救治、新发与再发传染病,论证优化疫病研究与防治科技体系提供有益参考。


  例如,人兽共患病分布广泛,可源于与人类密切接触的家畜、家禽和宠物,还可源于远离人类的野生动物。据统计,目前已知的人兽共患病共有250多种,我国已证实的人兽共患病就有90多种;人类传染病的60%来源于动物,而50%的动物传染病可以传染给人类。2003年的非典,近些年来反复出现的疯牛病和高致病性禽流感,特别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和蔓延,使得人兽共患病已成为人类必须面对的重大问题。但囿于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加之人医、兽医隶属于两个独立的行政主管部门,机构编制和人员设置不同,使他们的有效沟通和合作存在障碍与困难,在突发性、烈性人兽共患病暴发时表现尤其突出。此次疫情过后,建立和完善人医和兽医一体化的疫病研究与防治体系应当成为深化国家公共卫生管理体系改革的重要内容。


  【注1:有两个或以上依托单位的科创平台,按照第一依托单位统计;科创平台分布在多个地址的,按照第一地址统计;注2:中国医学科学院是我国唯一的国家级医学科学学术中心和综合性医学科学研究机构,与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一体;中国医学科学院作为依托单位的科创平台在统计时划归“卫健系统”,而不划入“高等学校”。下同。】


  三、“疫病研究与防治”科创平台的全国布局


  “科创平台融合查”提供分布态势展示功能,这374个科创平台的全国布局图表如下所示,供参考:


  

  

  这次新冠疫情年初在武汉爆发,6月在北京反弹,但从疫病研究与防治的科研资源情况看,北京和武汉位列全国重点城市的第一和第二【按省市区排名,广东位列第二,湖北第三】。这也说明了疫情防控的复杂性和艰巨性,疫病研究与防治的科研系统只是疫情防控体系组成的重要一块,还包括强有力的决策机构、快速反应的应急处置系统,以及全面覆盖的疫情监测预警网络。



附件:

欢迎访问连云港中小企业发展中心 苏ICP备17020588号

运营单位:连云港市中小企业发展中心

技术支持:江苏金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2010 SIPAC.All Reserved.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717号

关闭

各企业和单位:

因技术原因,连云港市中小企业应急转贷资金管理系统于2020年5月15日下线停用,自此应急转贷业务申请方式 调整为线下现场申请。详情请拨打0518-85511239咨询,我们对此造成的不便致歉。

连云港市中小企业应急转贷资金管理平台